http://www.humourtouch.com

这位机场转运志愿者的电话 成了入境“咨询求助

  日电(丁婉星 王子涛)机场回来小区不让我进,怎么办?我的孩子马上要从泰国回来了,入境时该怎么办呢?现在私家车不让接送了,我女儿后天从美国回来,入境之后怎么回家呢?

  6日到达浦东国际机场T2航站楼普陀集散点开始驻点值守工作以来,截至3月23日,他的手里转运出了各籍境外入沪人员130余人。把好输入“

  ”等等信息的全面登记,是金筱冬在机场值守不断重复的工作。“海关和边防警察是第一道防线,他们会进行第一轮的排查,确诊的、有症状的、密接的人员贴红标,机场直接转运;非重点国家地区返回的,贴绿标;而重点国家地区返回或途径的贴黄标,送到我们这儿来进行转运至集中隔离观察点或属地社区。我们这里虽然是后续关卡,却也是境外输入流进社区前的最重要一关。”金筱冬告诉记者。“细、全、准、快”是“转运人”工作的基本准则。要很细致,信息绝对不能错,上传信息并拍照,集中隔离的,护送上大巴车集中送往隔离观察点;要求居家隔离的,我们要和街镇进行核实,确认属地是否具备真实、合规的居家隔离条件,快则十分钟,居住环境复杂的则需要半小时左右来核查情况。核实确认的,我们再护送至统一接送点,送往各个小区。

  “那时私家车只要做好相关备案登记,即可接送入境人员,当时转送了一位从韩国转机入境的王先生(化名),为了第二天核实跟进信息,互留了电话。”金筱冬介绍道,“也巧了,王先生随后在进入小区遇到了难题,我就立即帮忙协调居委会帮助登记入户。”对此王先生十分感激。做了20

  “咨询热线”传开了,为很多子女归国的家庭做了相关解答,他的转运对象也从“黄标”旅客扩大到了“绿标”旅客,转运对象从重点4国来沪扩大到重点24国来沪,转运人员日渐增多,八小时一班制的工作常常忙得没有闲暇时刻。“

  95后、00后的小孩子,看着他们戴着口罩,排着队,眼神里疲劳中夹杂着紧张,身为父亲的我,那一刻真的觉得很心疼。”金筱冬常常会拿出消毒液和瓶装水递给孩子们,让他们到空旷无人处休息一下,喝口水。他告诉记者,“从不害怕自己站到了‘危险’的一线,很开心自己可以做‘转运’的工作,带给归途人一份温暖。”(完)注:请在转载文章内容时务必注明出处!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