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humourtouch.com

全球撒钱救急难救穷

  当经济活动停滞、失业人数飙升、市场信心跌至冰点,接二连三的“红包雨”开始在全球上演。各国化身印钞机,开足了马力,试图勒住一路狂奔向下的经济。

  撒钱固然是直接且见效快的方法,从美国的1200美元支票,到日本的10万日元现金,从个人到企业,民众有了收入便有了消费,企业也有了运转的资本。但救急难救穷,而通胀的风险也伴随着“红包雨”的落下悄悄攀升。

  三轮经济刺激政策还不够,日本打算继续下“红包雨”。据日本放送协会(NHK)报道,当地时间15日上午,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公明党党首山口那津男会谈时表示,将考虑向本国民众每人发放10万日元现金。

  这不是日本的首轮“全民撒钱”。此件4月1日,日本总务省就宣布,对受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影响收入减少家庭发放3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1.9万元)现金。之后13日,日本政府又扩大了30万日元现金补贴派发的范围,除之前公布的派发对象之外,新补充了几个条件,符合以下条件的对象家庭可不以户主收入变化为标准领取这30万日元的补贴。

  30万日元的现金补贴正是日本第三轮经济刺激计划的一部分。自1月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日本政府已先后出台了三轮经济刺激政策。首轮财政支持措施于2月13日出台,包括预备费在内总额153亿日元的应对措施。3月10日,日本敲定了防控疫情和支援维持就业等的第二轮紧急应对措施,规模为4308亿日元。4月7日,日本内阁通过了史无前例的108万亿日元的紧急经济对策,规模相当于日本GDP的20%,超过了金融危机期间日本政府的经济刺激计划。

  频频撒钱的日本,面临的是一个处于悬崖边缘的经济。日本中央银行日本银行7日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衡量家庭经济信心的指数从2019年12月的-32.6跌至如今的-42.2,为2008年12月以来最低点。日生基础研究所首席经济分析师直言,“我们会看到3月消费呈自由落体式下跌,跌幅空前。在类似的危机中,日本只能直升机式撒钱,如同其他主要经济体。”

  的确,全球疫情暴发以来,日本不是第一个“印钞机”。3月25日,美国通过了2万亿美元的经济刺激法案,规模空前。其中包括2500亿美元的直接现金补助,年收入低于7.5万美元的美国成年人,每人就可以领取1200美元。

  同一天,加拿大联邦政府也宣布,符合要求的申请人将每月获得政府发放的2000加元支票,连续领4个月,共计8000加元;此前3月20日,英国财政大臣里希苏纳克表示,政府将向疫情期间所有不能工作的雇员支付其工资的80%,每月最高支付2500英镑(约合3000美元);澳大利亚则从3月31日起向大约650万人发放每人750澳元的一次性现金补助,主要面向社会福利保障金领取群体。

  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汤铎铎表示,美国等西方国家采取派发现金的方式,主要是因为民众基本没有储蓄,必须得发钱,这是现代社会短期的一个急救措施。

  除了个人,中小企业也是“红包雨”主要受益群体。德国拿出了7500亿欧元的经济纾困方案,包括救助小企业和自由职业者的500亿欧元,以及为大型企业和金融机构提供担保的6000亿欧元。在美国的2万亿美元中,大约有3500亿美元将用于小企业的贷款,约5000亿美元用于为遭受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冲击的企业提供援助,如航空业。

  货币政策方面,全球央行都无一例外开闸放水。美联储早就启动了“直升机撒钱”的模式,最近一次是在4月9日,为企业和家庭提供高达2.3万亿美元的贷款支持经济。自3月23日以来,美联储陆续宣布收购房产抵押贷款证券、商业票据、货币市场基金和企业票据,与众多央行和其它国际货币当局设立了临时回购协议安排,无限量宽之路显而易见。

  与日本类似,悬在头顶的经济压力,让各国不得不选择破釜沉舟,拿出了相当于本国GDP10%甚至以上的现金,为个人和企业提供流动性。4月14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布了最新一期的《世界经济展望》(WEO),预测2020年全球增长率降至-3%,与1月的预测相比下调幅度高达6.3个百分点,其中,美国为-5.9%,欧元区为-7.5%和4.7%,日本为-5.2%。

  196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米尔顿弗里德曼在论文中首次提到了“直升机撒钱”的概念,“在严重的危机中,中央银行可以印制钞票,然后用直升飞机把钱扔给感激的民众”。早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德国和日本就曾采取过类似于“直升机撒钱”的政策,央行直接为政府赤字提供融资,即为政府债务买单。

  相较于降低利率的常规、量化宽松的非常规,“直升机撒钱”通常被认为是极端的货币政策,各国不会轻易使出这一绝招。但如今,无论是美联储的开足马力,还是全球各国的现金派发,都表明,直升机撒钱的一天终于到来了。撒钱的短期好处不言而喻,消费有了支撑,企业有了现金流,员工有了收入,似乎是正向循环。

  汤铎铎分析称,现在全球经济都特别困难,这个困难首先传导到金融市场上,比如股市、借贷等方面,中央银行频频撒钱,为中小企业提供流动性,这主要是起到一个急救的作用。但长期来看,争议比较大,货币政策的效果主要在于短期,但是中长期的作用不太大,存在风险,需要更多的其他政策与之配合。

  “直升机撒钱,大通胀还会远吗?”《金融时报》直言,“直升机撒钱”的好处是把购买力直接交给消费意愿较强的人,因为中产阶级和低收入人群的边际消费倾向远高于富人,他们拿到钱后真的会去花。但过于慷慨的失业保险也许会在一定程度上帮倒忙,因为它会鼓励失业,同时增加通货膨胀的风险。

  “撒钱”带来了需求,却创造不了供给。“人们试图超支消费的意愿将受到当头棒喝,但是在这一过程中,这些消费意愿却哄抬了商品和服务的名义价值。这些凭空多出来的纸币并没有改变这个社会的基本状况”,弗里德曼在论文中这样写到。而作为全球贸易的主要货币和外汇储备中最重要的货币,美元的大量投放,进一步加剧了全球通胀的风险。

  不过,汤铎铎认为,其实最近二、三十年,尤其是金融危机以来,通货膨胀一直没有起来,最大的原因是,全球工厂现在可以以非常低的成本生产出大量的东西。这轮疫情结束之后,价格可能还是不会起来,只要疫情得到控制,通胀还不会是问题。唯一会导致通胀出现的是因素还是供给侧出现挤压,全球供给侧如果出现问题,可能就会导致通货膨胀。

  对于欧洲而言,政府“撒钱”还将债务危机的隐忧再次摆上了台面。作为欧洲第四大经济体,意大利不仅是次欧洲疫情的“重灾区”,还是欧元区债务仅次于希腊的高危国家,2019年债务占其GDP的比例高达136%。日前,欧盟批准了两项意大利经济刺激计划,一项以国家担保贷款的形式,提供2000亿欧元的资金流动性,另一项则针对500人以下的企业和个体经营者,意大利中小企业基金将为其担保。而意大利的政府债务杠杆已达到154%。

  “我们已变得过于仰赖货币政策来摆脱世间所有的困境”,美国耶鲁大学杰克逊全球事务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史蒂芬罗奇在文章中表示。汤铎铎也坦言,其实现在所有的问题都围绕疫情展开,如果疫情很快得到解决的话,问题不大,反之如果疫情不能尽快控制住,就可能会带来各种各样的风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