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 新闻动态 2019-12-31 05:52 的文章

一座山一群人

  贺兰山,宁夏人的“父亲山”,横亘在平原和沙漠之间,截断西伯利亚寒流东进,阻挡腾格里沙漠入侵。

  在贺兰山的庇护和涵养下,宁夏平原“田开沃野千渠润,屯列平原万井稠”,成就“塞上江南”,所赋存的10多种矿产资源为宁夏乃至全国的经济社会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上世纪50年代以来,贺兰山遭到过度无序开发,生态系统的完整性和稳定性受到严重破坏,其防风固沙、涵养水源和生物多样性保护等生态功能降低,区域生态安全面临严重威胁。

  2017年5月,宁夏动员全区上下各方力量,全面打响贺兰山生态保卫战,并于2017年年底全面完成了贺兰山自然保护区清理整治任务。

  面对复杂的困难和紧迫的时限,石嘴山市坚决贯彻自治区党委、政府的安排部署,提高政治站位、强化责任担当,坚决扛起生态环境保护、建设和修复的责任。

  在石嘴山市244处整治恢复点中,大武口区承担149处,占任务总量的61%,其中自治区交付自然保护区49处、绿盾行动7处、自加压力拆除洗储煤场93处,时间紧、压力大、任务重。

  不讲历史、不讲困难、不讲客观,只讲现在、只讲担当、只讲办法。“2017年5月12日,大武口区组建了贺兰山自然保护区清理整治工作指挥部,由区长任总指挥,抽调区发改、园林、审计、安监等部门22人,驻点开展贺兰山清理整治工作。主要领导靠前指挥,坚持每天实地查看、研究、督促整治工作,确保各项工作落到实处。”12月26日,大武口区副区长、大武口区贺兰山自然保护区清理整治指挥部副总指挥李宏山说。

  大武口区调动辖区街道办事处、公安、国土等部门力量,对白芨沟、石炭井所有煤炭加工企业进行摸排,建立“一企一策两档”档案,为清理整治工作夯实基础;详细登记企业生产经营资质、证照、设施设备、存煤等信息,为全面推进贺兰山保护做足“功课”;组织发改、审计、园林等单位与项目设计单位对小枣沟、黑湾子、李家沟、石炭井三矿扩大区等7个生态恢复治理工程和10家煤矿进行再摸底、再查勘、复核工程量,进一步保障了清理整治工作的科学性、准确性;制定《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大武口段从业人员分流安置实施方案》,人社、就业、民政等部门及早介入,摸清企业职工底数和社会保险、工伤保险、就业需求等情况,开展政策帮扶、就业援助等工作,确保企业职工得到妥善安置。

  按照“谁破坏、谁治理”的原则,压实治理主体责任,大武口区政府主要领导多次约见企业负责人及企业法律顾问,帮助企业算清政策账、法律账、经济账这“三笔账”。积极对接自治区、石嘴山市指挥部和自治区林业和草原局、自治区自然资源厅等厅局,累计发文150余份,对接自治区相关单位80余次,协调解决项目推进中治理范围不清、资料不完整、验收标准不明等问题。

  “指挥部制定了定时间、定任务、定进度、定责任、定人员、定机械、定方量的‘七定’工作要求,对辖区清理整治任务,按照时限要求倒排工期、挂图作战,对每项任务量化到每日动用机械台数、填埋方量、修坡面积等,并安排监理、审计、指挥部项目管理人员现场督办、核量、跟踪审计。”大武口区贺兰山自然保护区清理整治指挥部白建福说,整治中每天以红、黄、蓝牌标示工程推进总体情况,并与施工单位签订承诺书,连续3日达不到要求的工程量,无条件清理出场。

  “在摸底调查和实地约谈企业负责人时,每一名一线工作人员都要熟悉掌握自治区关于清理整治的政策依据和办事流程,为企业讲清政策、做好思想工作,最大限度地减少工作阻力。同时,和国土、林管、安监、市场监管、检察等部门及时掌握相关企业超占林地、非法开采、无证经营等相关证据,对拒不履行治理主体责任、野蛮阻挠清理整治工作的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大武口区贺兰山自然保护区清理整治指挥部赵艳军表示,为了彻底消除环保“病灶”,大武口区自加压力,全面开展洗储煤场清理整治工作,自筹资金1000余万元用于企业关闭退出奖励,将保护区周边93家洗储煤场全部拆除。

  有志者事竟成。曾经如山高的无主渣堆被削坡降级,新栽的植物渐渐连成一片,贺兰山中再也听不到“轰隆隆”的采掘声,大自然的生灵又回到了当初被开采者占领的家园。

  今年以来,大武口区林管人员艾贺鹰十几次在石炭井区柱子沟见到百只以上的岩羊群,还不止一次见到十多只金雕结伴高飞,“以前石炭井开矿挖煤时,这样的景象从来没见过”。

  很少有人能记得山里一块石头的位置,大武口区贺兰山自然保护区清理整治指挥部的工作人员就可以。

  有些人,关注一棵树,像是关注自己的孩子。指挥部的工作人员便是这样,因为贺兰山里的任何一抹新绿都来之不易,喜见葳蕤蔓延,不能任其消失。

  为了保护好贺兰山,指挥部工作人员和大武口区相关人员与“父亲山”朝夕相处3年,早就把整治区的一草一木刻在了心上。

  2017年年底,大武口区负责的第一批49处整治点取得了阶段性成果,治理总面积2480万平方米。去年4月中旬,49处清理整治任务全面通过自治区级阶段性验收,5月,国家环境保护督察办公室对宁夏贺兰山生态环境整治和修复工作给予通报肯定。

  按照“一年整治、两年修复、三年提升”的思路,今年5月,自治区印发了《贺兰山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修复工作方案》,要求按照整体保护、系统修复、综合治理的要求,把贺兰山自然保护区和外围保护地带作为整体进行一体化保护、系统性修复,大武口区继续组织实施贺兰山自然保护区外围一体化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修复工作,对贺兰山自然保护区外围24处整治点开展生态环境综合整治修复。截至目前,已完成17处治理任务,其中6处通过自治区验收,拟保留的3处煤矿正在编制绿色矿山建设方案,剩余5处治理点也在抓紧施工。

  12月25日,已过冬至,山中更加寒气逼人。大武口区贺兰山自然保护区清理整治指挥部工作人员吴克华与石嘴山市指挥部、石炭井区街道办、规划设计、林管等工作人员一起上山,勘察最近谋划的12个生态修复项目。

  在大磴沟生态修复点,吴克华拿出手机展示整治前的照片。对比之下可以看出,随着保护区内煤矿、非煤矿山等所有企业关闭退出,“黑、脏、乱、差”状况逐渐好转,生态环境得到极大改善。

  “整治中最难啃的硬骨头已经啃下来了,接下来的生态修复是更为艰巨漫长的工作,必须精细化,必须做到绣花功夫。”吴克华认为,“山上植树最难解决的就是用水,因为八号泉一期整治工程做得扎实,二期绿化项目用水可继续引用一期水源。”

  足迹踏遍自然保护区内外,白天拆除矿山企业设备、房屋,夜间驱车巡查打击盗采,在海拔1000米以上的煤山上种树……每一个数据改变的背后,都有大武口人的努力和付出。

  吴克华的微信名字是贺兰山,他的微信头像是整治后焕发生机的李家沟,“李家沟整治项目是我参与实施的第一个项目,也是比较成功的整治项目,5100多亩采区的削坡降台和黄土覆盖任务是我们全程参与的。”

  指挥部工作人员王龙说,刚进山时,大家吃住办公都挤在马莲滩迁出企业留下的彩钢房里,一待就是大半年。“彩钢房冬冷夏热,夏天外面38℃、里面42℃。”王龙记得,宿舍不隔音,忙碌了一天的大家常常躺在床上隔着墙讨论工作,“李家沟今天机械多少,头鑫煤矿又有几台挖机坏掉了,融蓄大坑的水位又涨了,秀江的回填到底要怎么干。对现场不熟悉,对方案掌握不透彻,都不好意思插话。”

  如山高的无主渣堆被削坡覆土,成为可以留住绿色生机的“梯田”。(图片均由大武口区委宣传部提供)

  曾经的指挥部工作人员夏天在自己博客上记录着整治工作的点滴,2017年的最后一天他写下了这样几段线日,是大武口区贺兰山自然保护区清理整治指挥部成立的第230天,经历了酷暑严寒,走过了辛酸苦辣。”“上山的时候,有人说我们怕是要穿着短袖上来,裹着棉袄下山。如今棉袄已经裹得不能再厚了,我们却还在山头上驻点。”“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一定要把我们的‘父亲山’治理好、保护好,让我们宁夏乃至西北地区的这条天然生态屏障恢复原来的容貌,更好地发挥作用。”

  “矿山整治鲜有先例可寻,如何依法依规协调企业撤出,如何高效整治建立生态恢复机制,我们没有范本,一切都要摸着石头过河。如果没有担当,没有敢闯敢干的精神,整治工作无法推进。”李宏山说,依法整治牵扯到煤矿企业和盗采者的利益,被动了“蛋糕”的人不惜威胁利诱、暴力抗法。

  有人每天凌晨给李宏山发骚扰短信,提醒他“凡事留余地,不要把事做绝”;有人在指挥部门口安排眼线,李宏山和指挥部工作人员一出门,马上通风报信;有人将偷拍李宏山个人的大段特写视频发到朋友圈和网上,以施压为目的制造大量莫须有的言论。

  “随着治理施工队的陆续撤离,一些不法分子伺机盗采煤炭资源,给已经整治完成的治理点造成二次破坏。指挥部联合执法组积极作为,最大限度地遏制盗采行为,有效地保护了治理成果。”白建福说,截至目前,联合执法组累计开展联合执法500余次,出动执法车辆420余台次、人员1750余人次;发现制止破坏林地、非法采矿行为35起,立案查处26宗;填封、炸封盗采井洞15个,罚款35.8万元,证据保存机械17辆;租用机械60台次,封堵、填埋盗洞偷采处113处。通过长期的治理和执法巡查,各治理点生态环境得到明显改善,盗采活动比往年有明显减少。

  贺兰山生态修复保护只有进行时,没有完成时。下一步大武口区将按照自治区有关要求,进一步做好贺兰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外围重点区域生态环境治理修复,全面提升贺兰山环境质量和生态功能,建立完善长效修复保护机制,进一步巩固整治成果,因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记者朱立杨)

  在一方小天地里赤诚闯荡(为梦想奔跑)张萌萌(左三)和演员们在排练。资料图片 核心阅读 毕业之后,张萌萌从头开始学习音乐剧,如今,她回到银川创办音乐剧剧社。一间既是演出室也是排练室的小剧场,一个既是演员也是朋友的小团队,支撑起她的梦想,带来让她和身边同伴愉悦的“小确幸”…【详细】

  宁夏首条高铁开通运营本报银川12月29日电(记者李增辉、刘峰)12月29日上午10时,伴着一声长鸣,停靠在银川车站1站台的C8201次动车组朝着中卫方向开出。银川至中卫段高铁正式开通运营,标志着宁夏进入“高铁时代”。 银中高铁是国家中长期铁路网规划中“八…【详细】

  二〇一九年“最美退役军人”简要事迹国网江苏电力(如东公司)退役军人党员服务队于2001年7月由4名退役军人党员共同发起,先后有75名退役军人参加,现有52名退役军人。18年来,他们始终恪守党的宗旨,坚持准军事化管理,为百姓提供应急抢修、免费对企业开展用电安全、节能减排、运…【详细】